3002_16886617

首页 / 水族箱

To obstinately persist(2)

By 橘梦田(暂退) - 3002_16886617 •  2020-06-07 05:30:04 •  833次点击
琥珀居然向瓜波施压!那由琥珀气场形成的恐怖的威压,连我也无法在面对它时站立,而瓜波在我的身前,它对这恐怖的威压的感受一定比我更深,我担心地看着瓜波,担心它承受不住这恐怖的威压。然而过了一会儿,我决定早点结束这种局面,于是,我尝试去移动我的左手,好拿到我口袋里瓜波给我的钥匙,可是,我的手指像冻僵了一样无法动弹;于是我无奈地向琥珀大喊道:"停下来吧!我跟你走!"
然而琥珀丝毫不领情,它冷笑着回答:"你是因为自不量力吧!可是瓜波同意了吗?如果我动你,他会不会攻击我?"
琥珀的话让我哑口无言。所以那就只能指望瓜波了。
我担心地看着瓜波,瓜波此刻伫立在地板上,它的四个爪子深深地抠进地板间的夹缝,好像**进了地里一样;它的神情非常平静,它的猫眼就像一泓秋水那样澄澈,只有和它一样强大的高手才能看出深藏在它竖瞳深处的愤怒。它一动不动,在这恐怖的威压中伫立着,像一棵顽强坚毅的松;它的眼睛凝视着施压的琥珀,那眼神,就如同凝结千万年的霜雪,冰冷而无情;又如同千万年未曾出鞘的利刃,锋芒毕露,时刻准备着戳破对方的脆弱。
瓜波忽然笑了,它的笑声没有任何讽意,像轻脆的银铃一样在这棚屋中到处飘荡;然而,琥珀却好似听出了瓜波笑声中的深意:那笑声,是嘲笑它是不懂冰雪的寒冷的夏虫,是嘲笑它是不懂沧海的辽阔的蝼蚁,是在说它施的威压根本不算什么啊。它害怕了,它真的害怕了,这一次,它为了打败瓜波几乎施出了全部的威压,然而,瓜波却像丝毫不受影响,神态自若甚至还能够嘲讽它,真是强大啊。
37 回复 | 直到2021-09-25 18:27添加回复